Jupiter Blog

中西對照記

31st March 2007

中西對照記

學西洋玄學的好處,就是連外國人處理學問、待人處事的態度也學會。
例如中國人最怕「教識徒弟冇師傅」,所以什麼心得秘笈都全部收埋,亦怕別人搶自己生意,乜都霸生霸死。外國的老師呢,在傳授知識時沒有保留,甚至教埋你做生意之道,像你一邊學,已一邊叫你怎樣怎樣的去找客人,開展業務。他們不怕所謂的「競爭」,因為他們相信百花齊放。有一次,我在香港一間店子見完一位psychic,當她知道我是占星師時,立即叫我找那店子的老闆,試下在那店子擺檔tim! 有料的,從來不怕競爭。
上年去英國占星學校亦大開眼界,名師雲集之餘,其實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你是傳統派,我是現代派,傳統派的老師在課堂上雖然說現代派的怎麼沒用,但還是樂於在他們的學校教;而屬於現代派的學校,亦不介意各人立場不同,以學習交流為大前提,也廣邀各門派來教授。
又例如當我跟同學仔們討論占星時,他們很樂於告訴我他們的見解、心得,甚至獨門秘方,絕沒有「蝕底」二字在腦中。
於是整個學問、行業發展蓬勃,沒有門戶之見,只有互相合作、切磋。

中國人做事,就一味怕人搶去自己的東西,保護主意強,甚至會使出各式手段,於是學問不能有系統和完整地保存,狹窄的心胸其實代表著很多的恐懼,其實如果信念上老是「害怕缺失」,根據law of attraction,無論心理還是實際上,也只會不斷有所缺失吧。

其實只要對自己有信心,相信各人有各人的福緣,那就不必爭餐死,或攬住所有東西一齊死了。

29th March 2007

人手繪圖

chart
現在科技發達,起一個birth chart,只要key in birth data,就可以在3秒內起出一個chart。
不過昨為一個占星師,還是要懂得一步一步的計算和人手繪製一份birth chart。因為在這個製作過程中,會更明白這些東西是什麼,而且一路畫,就可以tune in,感受一下整個圖的重點和能量。雖然占星是一們講求計算和推論的學問,但直覺和感覺也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今天就做了一個練習,繪了一幅圖出來。

29th March 2007

True Will

很喜歡昨晚魔法老師說的話 :
–生活中每樣東西每個人每件事每個經驗每個遭遇都是給我們成長的機會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Will (不懂得應該怎樣譯),無論做什麼,都要以尋找/符合這個will為原則
–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會有自己個別的will,尋找higher self的同時,也要尊重別人的will。

26th March 2007

開心大發現

不知為什麼,今天突然心血來潮,想看看媽的birth chart,因為覺得有時她有些古怪的地方,想知道為什麼一隻巨蟹會是那樣的。點知嚇然發現,她出世的那個地方,當年是有夏令時間的,adjust了之後,天,原來我媽是帶著外星人的因子的。阿婆如是,阿媽如是,成屋都係怪人。
重點是,了解了身邊的人多些,就可以幫助他們去活出真實的自己。上一代的人,自我了解不深,個個都是在特定的制度下生活,根本沒有認識過自己,亦沒有發揮到自己的長處。於是真我被抑壓,就容易釋放負能量。
但當你了解了對方,認同並讚賞他們,再鼓勵他們去發展自己的潛能,他們開心,自己也開心。
這次Uranus再度貼著我的moon (上次是去年夏天),在同一個issue上,比上次進步了很多,劇情也由xx風雲變成皆大歡喜了。在占星上的transit來看,外行星多次retrograde在同一個point, 是給你幾次機會去面對和學會,學多兩三次,成件事就搞掂晒!!!
又湊巧地,我在用aura soma的child set的最後半支了,馬到功成,哈哈!!!

25th March 2007

Need for Approval

B15
這兩天上了Kinesiology的課,在練習的時候,小巫幫我找到我的毛病出自need for approval。也不是現在一時三刻的事,那是由細到大的問題,需要別人的認同才安樂,亦很配合獅子上昇的特性。
在Aura soma裡,我是一個很紫色的人,而紫色跟黃/金色是complementary color,而黃/金色代表self worth、ego,自我肯定,亦即是need for approval的問題,可是我從來沒有主動選擇過黃/金色的。或許,當我未能直接去處理這個issue時,就會用紫色來掩飾,或作間接一點的幫助。有趣的是,現在用的b15紫色,正好就是讓我處理自己看不見的shadow side,於是這個一直暗藏的金黃色就跑了出來。

更有趣的事,今天上完堂,跟朋友晚飯,朋友突然說 : 「某朋友說我的問題出自於need for approval」,我看看她的頸巾,是紫色的,她面前的紙巾,剛好是黃色,我心諗,點呢,駛唔駛個reflection快到咁!!!
當然,我的咭片一直是紫和黃色的,哈哈。

24th March 2007

聽唔到

很奇怪,有些人對於別人的說話,總是聽不入耳。不是說他不接受你的意見,而是他根本像聽不到你說什麼。
遇到過的,有三類型:
1) 你說的時候,他不知遊魂了到那裡,你說完之後,從來不知你說過一樣,叫你講多一遍。
2) 有些說話你說了一萬遍,他還是忘記/不放在心上,然後繼續問你一萬次。像有人喜歡約我星期X食飯,但我講了二百萬次,逢星期x要上堂,不能吃飯,但他還是每次都問一次的。
3) 對方問你一個問題,你答了,可是對方不相信/那不是他想相信的答案,所以再三的問,問到你神經錯亂為止。
或許這些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沒有顧及過別人的處境,亦不認為要兼顧其他人,所以索性變了聾耳陳。
所以我特別喜歡一些會記得我說過的話的人,你說了一遍,他放在心裡,然後有一天,用行動告訴你他是記得的。

19th March 2007

亦舒說

近日跟Joven談起,關於職場上的種種,發覺十幾年前讀亦舒時學會的江湖智慧,至今還是旁身錦囊,例如 :
這個世界沒有你還是如常在轉,冇話冇邊個唔得,任何人都可以被取替,所以千萬不要以為自己真係好巴閉及大晒,你總是可以被取代的。
做人,到最後,都係講緊你有幾多bargaining power,如果你要寸的話,你要有那樣的料子去寸得起;你要提出要求,先看看自己手上有多少籌碼; 最慘係以為自己住4條A,原來開牌只得幾隻3仔。
還有呢,凡事按商業規矩辦事,不要以為拍膊頭賣人情可行,因為說到底,你還是要有足夠的籌碼去叫人賣人情,而且,出黎行,始終都要還。
當然,不是每個人也懂得遊戲規則吧,我遇上最多的,就是某些公司找我們塔羅師出席一些function,不但不付錢給你,還以為自己皇恩浩翰,送你一個宣傳機會。可是,又不望望自己的活動,只能招來小貓幾隻,但卻以為自己是TVB,啼笑皆非。反過來,真正的大公司,不但付足酬勞,亦視之為雙贏局面,所以亦因此能成為大公司吧,明白生意之道。

18th March 2007

感謝狀

這幾天實在開心,早兩日終於可以一償心願,跟一位命理界的前輩見面,前輩溫和謙厚,不會巴巴閉閉的表現出「我勁過你好多」的態度,亦不會堅持己見死雞撐飯蓋,反而真的一心抱著研究的心態跟我等後輩談命說理,更鼓勵我繼續鑽研占星,頭腦心胸都相當寬厚,獲益良多。
然後和丁丁晚飯,多謝你餐飯呢:)
跟住昨日是雙魚爸爸的生日(我真係一屋魚蝦蟹),出了街吃飯,然後和媽行街。她要買一對行得舒服但又返得工的斯文鞋,最後竟然買對Y3的珠片限量版,真係勁!! 然後還送我金色的銀包,一來夠浮誇,二來夠大,可以裝晒我所有的東西,三來仲可以一分為二,信用咭、VIP咭、名片、單據全部一個Y3搞掂晒,超開心,多謝晒!!哈哈! 遲些要買番部Wii回敬巨蟹媽,呵呵。實在要頒發感謝狀給各方人士呢 ^_^
a comic strip!

18th March 2007

打開信箱

leaflet
在信箱中收到這張《自在的人生》: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背面是《凡事感激》:「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
內文其實在很多forward email也看過,我起初以為是什麼宗教團體的宣傳單張,但上面只是寫著「免費贈閱,歡迎翻印流通,廣結善緣,功德無量」—呀,純粹是傳遞美好的訊息,別無他意,實屬難得,謝謝這樣的有心人。
有趣的是成世人從來未試過,亦未想過,打開信箱而得到這樣的心靈SMS,就像是上天突然寄了一些良好的energy給我一樣。

17th March 2007

你猜靚太會是什麼星座?

**這是上年寫的一篇文章,本來post在magic life那邊,現正將兩者整合,所以也將這篇貼過來。**

近日在煲Desperate Housewives(靚太唔易做) 的season 2,每次看到靚太Bree Van De Kamp,我總是會想起「處女座」— —很有discipline,做什麼也有她的routine,星期一做什麼,星期二做什麼,一切也按規律原則辦事; 當然最處女座的是她的潔癖/強迫症,不能容下一粒塵,杯杯碟碟要一套套用,連別人地方的東西擺亂了,她也要幫別人放好才安心; 而她的酗酒問題,也正是處女座過度的神經質所致,當然還有她對敵人,包括佢個仔的尖酸刻薄。她簡直是教占星最好的處女座人辦。還有,當她弄蛋糕給個女時,Susan個女Julie叫她不用太緊張時,她說 : 「別人是很注重details的。」「details」一字,根本就是處女座字典中的第一大字。

至於其他靚太呢,我覺得Susan十分的雙魚,永遠的沈醉於夢幻式的愛情,經常矇下矇下魂遊太虛,要個女教番轉頭,還有她最愛扮演受害者角色; Gabrielle像獅子,要靚要威要權力; Lynette嘛,um…似山羊座工作狂。

  • Affirmations

  • I am where I should be. Whatever happens to me is good. My ultimate ending is, by divine will, magnifi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