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piter Blog

十八把劍

30th January 2007

十八把劍

我覺得自己真係好犀利,竟然獲得十八把劍(8 of swords+10 of swords)。
如何去面對深層的不安和恐懼,大慨要拿出最大的勇氣,或許個天認為是時候讓我去試一試,看看我進步了多少,看看我如何將十八把劍十八相送的送走它們。

27th January 2007

東宮西宮5

2097

昨晚跟友人E看了《東宮西宮5之2097Back to the 清朝》,我們由東宮西宮1已開始捧場,以後每次上演新劇目,都一定會去看。
因為是同一個系列,所以基本上整體的結構都是一樣,有爆笑改編歌諷刺官員,也有正正經經的討論政府架構的弊病,政策、思維上的問題,對港人的諷刺警醒,以及深情的香港家書。
香港人的弊病呢,來來去去都是那幾樣吧,內向封閉,不重視過去將來,歷史不重要,將來未睇到,只有眼前的消費和搵錢。我們的思想由蘋果和TVB主導,身份只是消費者。
當然,亦因為政府的政策只以「經濟」為大前提,空氣污染不緊要、教育不緊要、工人的最低工資不緊要、文化歷史不緊要,最緊要搞好經濟,於是香港人的口頭禪也成為 : 「都係搵食,唔駛咁認真卦!」
「嘟后」陳淑莊今次一口氣數晒政府的口號,真係,原來乜野都係得個字就得。
笑到肚痛之餘,看著那些香港百年以來的舊照片、近十年的大事片段,老香港的確很有味道,不因為那個面貌,還有當中的人情味和價值觀; 而近十年的片段,還是叫人心的,似乎都沒有什麼好事發生叫人回味,只有不斷叫人嘆氣的一幕幕。

23rd January 2007

想聽自己想要的答案

朋友打電話來,說受朋友所托,問我塔羅問題。那人找其他占卜師占卜,記下了開出來的牌,托朋友叫我贈多兩句。

但我說,占卜是講當其時問卜者、占卜師,塔羅牌三者之間的能量交流,況且占塔羅,不是依書直說 (如果可以,大家自己占就得,不用找人去幫你開牌了),是講求占卜師當場的靈感,而且每個人也有自己的方法和感覺,所以旁人根本不能給什麼意見。就算不同的客人,開出同樣的牌,占卜師的解說也可以不一樣的,所以這樣子的「問功課」,根本不可能。

不過朋友還是繼續問題下去,當事人戀上了有女朋友的男人,開了empress,是否代表對方會選擇現任女友? 聽了這個問題,我心裡就笑了,所謂想贈多兩句,不過是因為當事人不滿意開出來的結果吧,想別人推翻或有另外解釋。其實很多人只想別人告訴他自己想聽的答案,當答案未能如願,就想千方百計的去推翻,務求抽到「好牌」、滿足自己欲望為止。這只是自欺欺人,卜來又幹什麼?

22nd January 2007

Face the Fear

昨日繼續上Marco的堂,學會宇宙的定律,學會面對自己的恐懼和疑慮,當你肯face to face的去和負面東西交手,他們就不能再纏擾你的了。
班中有位阿太同學,她的fear就是變老、老公給她的信用咭credit limit會減少,還有早兩日買名貴珠寶時怕老公會鬧。我們一般的concept是認為這樣的desire和fear太膚淺,但這次我明白到,宇宙是沒有judgement的,宇宙無限兼benevolent,總會給我們想要的,只要我們不抗拒。
上這個堂也有一點安排的,本來這段期間要去台灣,後來個trip cancel了,然後本來又好像有份工作的,但又沒有下文,於是可以開開心心的上學上,真係要謝謝上天給我這樣好的機會。
上完堂後,晚上就去吃火窩,因為轉天氣,我整天都鼻敏感發作,狂流鼻水,吃過火窩個人暖了後就冇事。而每逢上堂,我都會特別肚餓,因為要不斷吸收和消化,所以飯後還去了UCC吃甜品。

par

這個綠茶芭菲,看來相當宏偉,可惜虛有其表,十分難吃,待天氣回暖,要去麻布茶房吃番個綠茶聖代補數,哼!!

18th January 2007

Ex 121—Equilibrium

Ex 121
To: Jupiter
From: Joven
Subject: Equilibrium

做人真的很不容易。察覺到自身的問題不是人人可以擁有的「慧根」,發現了問題,又需要勇氣去面對,更需要足夠的能力去找出改善的方法,遇上天時地利人和,可以事半功倍,不然,可能要花很多時間,碰很多壁。可是,接著新的問題又來了,因為要做到哪一個位才不會over?
一直寫著打氣的文章,談如何注入正能量,如何更加愛自己,如何堅持自己的原則和底線來談戀愛,寫著寫著,就懷疑會不會有人做得太多,過了火位? 中國人的中庸之道是天大智慧,對自己有信心是必須,不過怎樣才不會變成自以為是? 愛自己沒有錯,不過怎樣才不叫自私? 讓自己被幸福的氣圍簇擁著可以增加正能量,不過怎樣才不會太肉麻? 怎樣在保持自我之下不變成討厭Hello Kitty小姐?
最近寫作確實的有著這個dilemma,或許要開始進入下一步,談談我們可以怎樣掌握事情的equilibrium。

linepink

Joven,
小學時的一位班主任說過一句說話,至今我還記得很清楚,也是唯一一句我記得老師說過的話,就是「凡事有個『太』字就不好了,太多太少太肥太瘦太飽太餓……都不宜,最好就是中庸之道」。小時候不太明白,現在當然認為言之有理。而中國人易經之理,最重要也是平衡之道。
當然,要拿捏準確,是另一門學問,如何走在鋼線上而不跌下,很考功夫。而這種功夫,其實又是一種common sense,要講自己的judgment,沒有一個表可以給你作對照。正如你煮飯,落幾多鹽會夠味但又不太鹹,就考你的經驗和判斷了。不過common sense不一定很common,需要經驗和眼光,如何為之just made,也唯有信自己。
Jupiter

linepink

Jupiter
但問題是,近來,發現越來越多拿揑出錯的人,太過甚麼甚麼的時候,就像飲了Red Bull,一旦高估了自己或想得過頭,又會回歸去原本問題—不知道自己有問題。但是,當一個人充滿「能量」的時候,我們又不能潑冷水,叫佢醒下。Ummm……dilemma,dilemma。
Joven

15th January 2007

呼吸

近來正在學習中的,不是什麼高深的學問,而是最簡單的呼吸。
神奇地,魔法老師在教呼吸,昨日上Marco的堂,也是在練習呼吸。
在一呼一吸間,就是跟宇宙連成一練。
有趣的是,今天分別抽了兩副天使牌,第一張竟然是「Breathe」!!第二張,也是叫我呼出所有old pattern。
晚上無聊,再看看現在用的彩油是什麼意思 :

B13B84

無獨有偶,B13 (clear/green)是要釋放卡著自己情感的東西,B84(pink/red)也是讓我放下失望和憤怒。
也只有release所有resistance,才能吸進好的氣。
沒有什麼需要做,只要靜靜地跟著自己呼與吸。

13th January 2007

轉念

一個月前,客人甲來占卜,為著感情問題而煩惱,喜歡了一個已有另一半的人,好明顯,那個人都係玩玩下。
我看她的牌,問題在於她老是相信,在愛情方面,只要跟別人維持朋友的關係,就不會受傷,不會被拒絕,大家又可以一齊玩。不過也因為帶著這個信念,就永遠只碰上對她似有還無的曖昧關係,又或已有女朋友但又對她做些讓人誤會的事的男人。
我告訴她她有這個想法,她即時明白 (真係有運行)。
事隔一個月,她再來找我,看到她對那人已經死心(Death牌),然後再開愛情牌,D牌靚晒!!
她說 : 「你叫我轉下態度想法,我就轉啦,想不到原來開出來的牌可以唔同晒!」
當然啦,意念一轉,你的行為態度、看的世界、別人對你的反應,吸引回來的東西可以完全不一樣的了。
轉個念頭,人生就變得不一樣。

10th January 2007

The Divine Art of Shopping for Life

今天有少少放縱,一次過做了facial買了衫買了鞋,還發現到陳勝英醫師的新書,都是很喜歡的東西,回到家,收到了Adele寄來的新一期Yoga Journal,當中的一篇文章,正好叫 “The Divine Art of Shopping for Life”,哈哈,正中下懷。
很多人以為外在的物質和內心的平靜是兩回事,甚至互相抵觸,其實他們息息相關,你身體帶著什麼的能量,就會在內在、外在,靈性,物質各方面都反映出來,不過是不同的展現方式吧。物品,不過是內在慾望的反射。換上了新的東西,像換上了嶄新的自己。每件物品,都記錄著我們的一些故事、想法,人生階段。
晚上在衣櫃中執了四大袋衫出來準備丟掉,但仍是覺得衣櫃很擠迫。唉,怕且還未學會完全的釋放,拋開,或辨別有哪些東西是真正的需要/不需要。

7th January 2007

別人

昨日出席了一個活動,連續做了五小時的塔羅,回到家差不多不能說話。

其中一個最熱門的愛情問題是:「能不能跟以前的男朋友復合?」當然我是會依牌直說的,不會否定任何的可能性。不過,從另一角度去想,為什麼老是要想著復合呢? 分得了手,就是有問題吧,而如果當中的問題沒有解決過,又為什麼覺得可以再走在一起呢? 我倒覺得,心態上不是因為仍然很愛那個人,而是一時間沒有人填補那個空缺,就只好將感情繼續投射在舊的那個身上罷了。
還有呢,女性最喜歡問「他愛不愛我?],就算那個是一個分了手的人、或一個自己拒絕了的人,還是很在意對方是否仍然喜歡自己、對自己是否還有感情。都分開了,他愛/不愛你又有什麼關係呢? 不過人總是喜歡通過這些東西來recognize自己。只是沒有人介意自己愛不愛現在的他,只管問對方會不會對自己好,可是開出來的牌,往往是當事人根本未拿定主意,心大心細。
人總是這樣的吧,只計較別人的心意,卻忽略了自己的態度。卻又忘記了,別人不過是你的鏡子、事情的發展是你自己實現出來的。本沒倒置。

回家途中相當寒冷,要以ipod護送歸家去wind down,回家後拿出媽買了給我很久的暖暖毛毛拖鞋,看《勁歌金曲》的回顧節目,Leslie唱「側面」時的片斷,就算我出唔到聲,也不期然從心底裡嘩的一聲。

slipperr

6th January 2007

溝通不能

救命,水星沒有逆轉,可是我不斷在經歷溝通、通訊、旅遊的breakdown,比早幾日網絡癱瘓還嚴重。
send sms給學生,對方收不到,不知道要上堂;
send email給朋友,對方原來收不到;
雜誌訪問登錯了我的網址;
占星班要延遲日期,不過倒可以休息一下;
定了的一個trip,又臨時cancel了,於是不能跟陳勝英醫師會面,本打算聽君一席話的嘛。
另外二月的另一個trip,本來想去京都,點知又要改去名古屋。都好,起碼未去過。
而唯一最沒有阻礙的,就是那些垃圾電郵~~~討厭
只好記著周兆祥博士常說的 : We are where we should be。真係要冷靜D!!!

  • Affirmations

  • I am where I should be. Whatever happens to me is good. My ultimate ending is, by divine will, magnific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