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piter Blog

任務

29th April 2006

任務

Hierophant早前告訴我,National Geographic報導了《猶大福音》被發掘出來的事,今日做gym時,剛巧那個National Geographic的台就播這個《Gospel of Judas》的節目,引得我在跑步機上行了個多兩個鐘 (因為如果機器不動,你就不會接受到那個台的聲軌,真是十分有推動力的政策!),看得我入迷。
聖經載有四部福音 : Matthew, Mark, Luke, John ,但宗教、歷史專家說,當年其實有很多部不同的福音的,但後來因為種種原因,只有這四部被納入聖經內。近這十多廿年,考古學家、歷史學家什麼的,發現了猶大福音,經過驗証,証實了它的確是千多年前的東西,修復後,也看到了某些內容。
重點是,猶大出賣耶穌的故事,在聖經中的四部福音中,猶大都是被描繪成為邪惡的人,特別是在後期的福音書中。但根據猶大福音的記載,猶大是最懂得耶穌的心意的人,而他自己亦曾vision到自己被其他人擲石子的情景,在最後晚餐時,耶穌叫他去做他要做的事,confirm了他這個vision—就是去出賣耶穌,因為那是他的任務。也就是說,他是按耶穌的旨意去做的。
詳細資料可在這裡看 : The Lost Gospel
到底這部福音有多少authority,能否為人接受,那是專家們及宗教領導人的事,但這件事,讓我想到,同一個故事,真的可以有很多種的詮譯方法,影響我們對那件事的看法,而這亦是我在讀文化研究時所學懂的東西—不要盡信片面之詞,凡事可以有很多的主觀成份。
更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有他的任務吧。如果沒有猶大的出賣,根本成就不了整個宗教的建立和發展,不論這個任務是他早已知道,奉命去執行,忍辱負重的去成就偉大的事業; 還是真的如其他福音記載出於他「邪惡之心」,總之他的角色相當重要。
所以,就算有人對你不好、出賣你、傷害你,或許那就是他的「任務」,去幫你成就另外一些更好的事吧。

22nd April 2006

投入

你會不會對某些事/興趣/工作特別投入著迷?
原來當你很熱愛一些東西的話,會給你很大的推動力。
近日經常寫稿至深夜才關電腦,可是這幾天為著一些關於占星/八字的疑問而坐立不安,本來已經要去睡,卻變得很精神,把書架上的書左翻右揭,去做我的research。如果問題解不開,晚上就會睡得不好,不斷在想那個問題,早上起來繼續找資料……直至明白為止,才安心。
倒過來,有時想去做運動,卻諸多藉口。是的,你真的想做的事,根本沒有東西可以阻你; 你不想做,會有二萬個藉口。
同樣道理,如果一個人真的愛你,他會不顧一切的要跟你一起,而不是諸多藉口去解釋為什麼不約你、不向你表白、不去做他答應過你的事。
不過是有心人和冇心肝之別吧。

18th April 2006

巨蟹男女

每逢認識新朋友,我一定要問他是什麼星座,否則我是不能跟他做朋友的。
這已經不是職業病,簡直是我的天性本能。
而有時看電視劇或小說,如果碰上劇中人的生日,我也會好奇他到底是什麼星座,看看跟人物性格是否配合,是編劇胡亂安上去,還是真的有考慮星座的因素呢?
看我超愛的《金三珣》時,心裏在猜她是巨蟹座,因為她愛吃,懂得吃懂得煮,身和臉又圓圓的,加上她的母性超強,就算平日她如何的粗魯,但對別人,甚至情敵也是照顧周到,還有她給三石睡在她肚子上的兩幕,完全的巨蟹媽媽。
然後看到她在日曆上圈著的生日日期,就是7月7日了!! 果然是巨蟹。

早幾日,看《電車男》,剛巧說到他生日,他的電腦營幕上竟然也顯示出7月7日!!
金三珣和電車男竟然是同一生日,都是巨蟹座。為什麼編劇們都愛將7/7派給他們呢?
但兩人的性格,看來又很不同。不過不少朋友都說,巨蟹女可以做朋友,巨蟹男則相當難頂。
巨蟹女天生愛照顧人,是有點婆媽、偶然情緒還會爆發,但到底會很caring。
巨蟹男呢,可能因為gender role的問題,當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媽媽的時候,就會變得古怪,像電車男般自閉,用硬殼死命保護自己; 婆婆媽媽,對感情事尤其拖拉; 過份的陰柔,欠缺了男子氣慨。
而三珣應該是9號數的人( 因為在05年時是三十歲),所以她還是很努力的為著戀愛和做蛋糕的夢想在打拼呢~~~

13th April 2006

英國

十分期待夏天的英國之旅。
兩位psychic不約而同的說,我跟英國會有一些connection。Clive更說,我會”find my feet there”。
不少人都不喜歡英國,天氣太陰沈、人也太酷、不苟言笑。可是多年前我第一次到倫敦,已經很喜歡那個地方,在那裏的感覺,像可以很自我,沒有人會理你的,十分的自在。有人討厭這種疏離,但我喜歡這種距離。
那日收到英國寄來的東西,久違了的女王頭郵票、外國人那種肥肥矮矮的字跡,突然有種久別重逢的感覺。以前沒有email的年代,跟外國的筆友通信,那些左撇子般的字跡就是一種記認。
打開那些東西,像Harry Potter收到魔法學校的入學信一樣,哈哈哈!

12th April 2006

寫書

學生們近來要潛水讀書,我則要閉關寫書。
如果寫的東西不是真心喜歡,寫書實在不值得的,所費的心力,計算不出來。
眼、頸、膊、手、腰、坐骨神經,都累得不能動彈。沒有時間去看醫生,今天還是閃了去屋企附近massage急救。按摩師下下中要害,痛到標眼水。鬆了以後,又要奔回家繼續寫。
所以我一直討厭那些開口問我送書的人。寫得咁辛苦,仲要我送埋畀你?

10th April 2006

眼光

碰到眼光不好的人,真係十分大件事,加上他以為自己好有眼光,於是迫你去做些他覺得很好,但你覺得好可怕的事,所以我一直面無血色,愁眉苦臉。
終於碰到有眼光的人,感覺像獲得打救一樣。至少,他看到真的你是怎麼樣,什麼適合你,什麼不適合。
好眼光的人會找到你的特質,將之發揮出來; 壞眼光的人,只會叫你fit番佢想要的東西,不理你是什麼,自然這也會把你弄得一團糟。更慘的是,你會被人誤會沒眼光的是你自己,所以搞到自己咁。
不過,這也是人生的必經階段吧。從壞眼光中,你會更認識和明白自己是什麼。好算是從錯誤中學習吧。
幸好近來在各項工作中,終於碰上懂我的貴人。
別說其他,光是平時shopping碰上好眼光的sales,買都買得開心好多。
像上次買衫,我沒有試穿黑色的東西,但店員姐姐一看就知我不能穿黑,雖然黑色好似好安全,人人都著得,但我一穿就會成個人沈下去。反而穿起lilac,她一看就知是我的顏色。還附帶一句,你個人好粉紅色。bingo!
今天,不過是去飾物店,店員一眼瞥見我的紫色nike air force,就談起來,同道中人,講一句,就明白對方的心意。

10th April 2006

的士司機

今天跟朋友乘的士,那位司機叔叔其實已經一頭白髮,不過超有禮貌,唔該前多謝後。而最impressed我們的,他不但跟我們說「have a nice day」,而且聽的收音機頻道,是英文台。很明顯他的確好學不倦,而且相當用心。不少年輕人甚至成年人,學東西還不致這樣的投入吧。是的,態度決定一切。

9th April 2006

人生志向

tea book

因為拍攝書本介紹的節目的關係,看了這本書。我對紅茶沒特別的研究,只愛喝港式奶茶。全本書最吸引我的地方,倒是作者簡介,簡直是我的人生志向 :

葉怡蘭
  很早就決定以「享樂」做為終身職志。並堅持相信,真正的「享樂」,不是短暫的炫惑聲色之娛,也不是一味金錢或地位的堆積;而是需得認真的涉獵、深度的累積,需得花些時間花些工夫,方能從心靈到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每一種感官,都真真切切長長久久地感到喜悅與歡愉。

  所以,從過去到未來,始終執著著,在食、衣、住、行、吃、喝、玩、樂,以至旅行、美食、美酒、居家、空間、藝術、閱讀……每一種生活的領域裡,追求找尋,真實享樂的真諦。

8th April 2006

悶爆香港

cup baby

見到這樣的封面,冇理由唔買。
很久沒有因為封面吸引而買雜誌了,自從過了多年前瘋狂買雜誌的年代後,近年真的很少買雜誌。
就算是買,都是因為一些「工具性」的理由,例如要去旅行,碰巧那本雜誌有介紹,又或想買電腦,就買本Ezone看看。
其實都是因為香港的雜誌好悶。
香港地,雖然好似好多野玩,但都是感官上的刺激,或者不過是keep u busy,說到質素內容,相當的倉白貧乏。
家中的電視機,都不是用來看香港的劇集,只是用來播放英美日韓的DVD。
ipod中的song list,至少九成以上是早年代的歌。
連嘩眾取寵的雜誌,那些「作故仔」、「語不驚人誓不休」的模式,也是千篇一律。
難怪走在街上的人,都是一臉厭悶。
所以,得練得一身自得其樂的武功,才能在香港生活,否則一定獲得厭悶症候群,悶爆而死。

2nd April 2006

人馬座

人馬座的那一支箭,實在是相當的直接,喜歡不喜歡,會直接的表現出來。
如果我喜歡某些工作,會做得很投入,如果不喜歡的話,就會極度求其和是但。A和B是同類的工作,我做A工時,新的合作伙伴說 : 「想不到原來你咁精靈,狀態勁好,平時見你做B工時,總是不作聲,還以為你那麼文靜。」我心想,「文靜」,是因為不想跟那些討厭的人和事有交流吧了。
正如碰上討厭的人,我可以不黑面,但真的不能讓自己跟你多說半句話。熟悉我的朋友相當明白我的性格 : 「佢(指我)唔啋你就真係唔啋你。」
又或者,如果要我去見我不喜歡的人,去煩厭的地方,我是會穿得好求其的,正如當年返工,要返長沙灣將軍澳,嘩,大佬,簡直本pair,漂亮的衣服都不願穿。所以有人會奇怪我為何買了那麼多衫和化妝品,都是放在家裡。其實,是無用武之地,費事浪費粉底。
所以,請不要罵我求其,只是因為你惹我討厭。
而當你讚我漂亮時,因為我樂於跟你一起,去那個地方。

  • Affirmations

  • I am where I should be. Whatever happens to me is good. My ultimate ending is, by divine will, magnificent.